饿了么在骑手胸前挂了根“胡萝卜”

  • A+
所属分类:体坛快讯

饿了么在骑手胸前挂了根“胡萝卜”

来源:雷达财经

为了鼓励骑手春节期间留守,饿了么平台推出“畅跑春节优选系列挑战赛”,奖金最高可拿到8200元。骑手跑完五期后发现,饿了么在第六期将任务量提高近一倍,有骑手表示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此事件一出,引起广大网友的关注。

雷达财经 文丨梁春富

农夫在毛驴面前吊上一根胡萝卜,毛驴为了追胡萝卜不断拉磨,最终却永远得不到。

多位饿了么骑手遭受了毛驴同样的命运。2月18日,多位北京、杭州骑手在网上发声,质疑饿了么平台通过提高任务量让骑手们难以拿到奖金。

据了解,为了鼓励骑手春节期间留守,饿了么平台推出“畅跑春节优选系列挑战赛”,活动分为七期,每期设置不同的单量,奖金最高可拿到8200元。骑手跑完五期后发现,饿了么在第六期将任务量提高近一倍,单量提升至380单,有骑手表示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此事件一出,引起广大网友的关注。

针对此事,饿了么昨日在官方微博向骑手们致歉,表示一些区域出现单量预估偏差,导致第六期目标偏高。后续会优化最后一期单量设计,让骑手获得更多奖励。

这并非饿了么首次卷入风波,今年1月,饿了么还发生了骑手自焚事件。

8200的“年终奖”,像毛驴面前的胡萝卜

近日,微博网友@用户6239588938 爆料,饿了么推出的“畅跑春节优选系列赛”活动,从1月11日开始,至2月28日结束,一共分为七期,每期七天,每期有固定的送单量任务。

以北京地区为例,七期共计49天的活动中,第一期350积分需跑290单,第二期140积分需跑265单,第三期140积分255单,第四期420积分需跑260单,第五期140积分需跑94单,第六期310积分需跑380单。其中,第六期是在2月15日到2月21日(即大年初四至初十),且单量显著高于前五期。

该爆料网友质疑,饿了么平台在第六期上玩了花样,“2月15日,正月初四,很多商家并未营业,哪有那么多单子给我们跑,你们平台心里都没点数吗?”

此外,该活动还设置了“必达时段”“完成大于三期”等多项条件。未满足相关条件的就算做未达标,甚至还会被扣款。有骑手反映,如果第六期达不到,奖励会少3500元,如果第七期还达不到,8200元就只剩下2000多元了。不少骑手措手不及,纷纷表示平台方套路满满。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北京地区,杭州、长沙及成都等地也有类似情况发生。

据浙江电视台教科影视频道报道,杭州骑手余先生称,已完成的前五期里,送单量最高的一期也只有280单,相当于一天40单,咬咬牙也能做到。但现在很多商家都休息了,根本没有那么多外卖订单,第六期的任务量却涨到了360单,大概百分之八九十的骑手都做不到。

另一位骑手李先生表示,每一期的送单量是随机变换的,骑手并不知道下一周的具体送单量是多少,“到(下个)周一的晚上12点(公布),到早上的6点可以看到(这一周的送单量)。”

这就像眼下流行的盲盒玩法一样,骑手并不知道下一次将会拆开装着多大订单量的“盲盒”,始终吊着骑手的胃口,同时完成七期任务才能拿到的8200元“年终奖”又让他们满怀着期待。

不少骑手在应是阖家团圆的春节之际,一路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在算法的规则下成为跑送机器,停不下来,一切就只为了平台许诺的这“碎银几两”。但如今第六期的突然加码,身在“游戏”中的骑手对此却无能为力,卖力跑送换来的积分最终白费,难免心生被戏弄之意。

可无独有偶,据媒体报道,长沙、成都等地也有饿了么骑手反应,第六期的送单量几乎不可能完成。有长沙的骑手表示,长沙地区第六期的单量标准为316单,比北京的要少,但春节期间派发的订单也比往常少得多,“第5期92单就可以达标了,可第六期316单肯定是达不到的”。

饿了么道歉:后续将优化单量设计

面对争议,2月19日,饿了么官方回应称,饿了么推行的针对众包优选骑士过年的奖励,是春节补贴之外的额外年终激励。初衷是保证春节供应,同时让骑手能多挣钱。

骑手只要累计完成大于三期的送单量,就可获得奖励,并非网络上流传的某一期完不成就没有奖励。

不过,饿了么同时承认,确实在一些城市和商圈的单量预估上出现偏差,导致第六期(2月15日—21日)在进行中,这些区域目标偏高,在此真诚向骑士朋友们致歉。

饿了么表示,已经采取两项行动:2月21日第六期结束后,会整理出全国所有的订单有偏差的区域名单,额外增加补偿活动,并公布给骑士。同时,饿了么将优化最后一期活动的单量设计,让更多骑士得到奖励。

对于此事,一位名为“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的外卖骑手多次在网上发声。据开屏当事人报道,针对饿了么的声明,他认为饿了么平台现在出的声明,对保障骑手的利益并没有太多作用。到目前为止,饿了么也没有对众包骑手做任何解释,平台声明更像是为了给大众一个交代。

“虽然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但是这个时代的尘埃落在每个人身上都是一座沉甸甸的大山。工作不分三六九等,骑手也是为了生活在努力,送外卖也仅仅只是一份工作而已。我们发声并不是为了博取同情,也不需要同情,只是希望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能够引发全社会的关注从而倒逼平台改变这些不合理的规则,甚至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去制定相应的外卖平台监管规则,让这个行业处在被监管的旗帜之下,其实这对骑手和外卖平台而言都是双赢的。”

骑手利益难保障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饿了么可谓“糟心事”不断,骑手猝死、自焚讨薪,平台与骑手的劳资矛盾接连发生。

2020年9月8日,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道出了骑手被锁死在系统之中的困境,文中指出在外卖系统的算法与数据驱动下,外卖骑手疲于奔命,导致他们不惜违反交规,外卖骑手遭遇交通事故的数量急剧上升,外卖骑手成了高危职业。

更有外卖骑手称,“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

该文所指出的核心问题就是算法对骑手的单向不透明。但从上述畅跑春节中第六期单量突然加码一事具体来看,饿了么方面订单增加的衡量标准不透明,骑手事先并不知道下一期的送单量到底是多少,“游戏规则”完全掌握在平台手上,且骑手没有“议价能力”。可见平台算法对于骑手的单向不透明依旧存在。

余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年一月初,饿了么骑手在送餐途中猝死,针对此事,饿了么一开始表示不存在劳动关系,出于人道愿意给家属两千元。此般冷血做法,直接被网友骂上热搜。舆情汹汹之下,饿了么才将抚恤金提升至60万。而此事过去仅三天,又再度爆出骑手讨薪自焚的恶性事件。

1月11日,江苏泰州海陵区一小区附近,一名外卖员疑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后点燃。火势被附近商户扑灭后,该外卖员表示:“我连命都不要了,无所谓,我要我的血汗钱。”

据了解,自焚外卖员是为讨薪,月薪不过5000余元,因此前工资一直未支付而去讨要。其子女还曾在水滴筹上发动筹款,筹资50万元,在筹款平台中发布的跟进信息显示,患者目前已清醒,但后续治疗需要花费超百万元。

雷达财经注意到,在中国裁决文书网上关于外卖骑手与平台的多起劳动纠纷中,外卖骑手均被判定为与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平台不存劳动关系。

而在饿了么《蜂鸟众包用户协议》中也清晰地写道,“您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蜂鸟众包资金的奖励不等同于认可了您与蜂鸟众包的劳动/雇佣关系;若您在享受第三方服务的过程中由于第三方过失造成损失,相应责任均由第三方服务提供商承担。”

这就使得了骑手在送餐途中受到伤害,难以认定为工伤。

对此,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赵金涛律师向雷达财经表示,“目前对于互联网劳动关系的认定,目前还存在争议,各地也不一样,但大体上还是偏向于保护劳动者,而且即使不属于工伤,大部分伤害也是有第三人侵权所致,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赵金涛认为,国家应该加强对互联网下的用工的监管,从法律上明确用工性质和责任主体,比如要求平台招聘外卖人员必须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或者平台使用外包时要求外包公司必须与外卖人员签订书面合同,切实保障外卖人员的合法权益。在目前没有具体规定的情况下,不论属不属于劳动关系,只要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受到伤害,均可以要求雇主承担相应责任。

有行业人士认为,接二连三的出事,或许是饿了么平台在骑手管理上存在着严重问题。大平台应当有大平台的担当,而不是枉顾企业诚实守信的原则,单方改变“游戏规则”套路骑手。无论是众包、专送还是优选的骑手,他们都是穿着蓝衣服在车流、人群中穿梭,代表的就是饿了么的企业形象,饿了么有义务管理好在其平台下讨生活的百万骑手。系统的一个小差错,管理上的一个小瑕疵,落到骑手头上就是天大的事情。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